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一,卷之十

最后更新于:2019-04-29 10:03:15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一卷之十

民常不畏章第七十四

前章明勇敢於有为,自成杀身之咎。此章明有为则轻死,必犯司杀之诛。首五句,陈戒用刑。次一句,指明司杀。后四句,举用刑代杀,必有愆咎。

民常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疏:言人不能守道清静,而放纵情欲,动之死地,积习生常,曾无畏者,人君当以清静为化,而教导之,奈何更以刑法诛杀恐惧之乎?

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

疏:此明人君化以无为,人皆少欲,各全其生,常畏於死。而独有为於奇诈不善之行者,适令吾势得执而杀之,亦孰敢即杀。所以不杀,为自有天网司杀之也,故下文云。

常有司杀者杀。

疏:司,主也。天监孔明,无所不察,奇诈之人,不得其死,是有天之司杀者杀之矣。

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斲。

疏:言不善之人,司杀自杀,人君用势得执杀而便杀之,是代司杀者杀人,不得天理,犹如拙夫代大匠斲木矣。

夫代大匠斲,希有不伤其手矣。

疏:大匠斲木,动合方圆,拙夫代之,必失绳缠,恶得不损其材而伤其手乎?天网不失,神理昭明,人君任刑,代彼司杀,恶得不害於人而丧其天和乎?奈何以死惧之,斯之谓也。

人之饥章第七十五

前章明有为则轻死,必犯司杀之诛。此章明厚敛则人贫,是生有为之弊。初三段迭明所以为弊。夫唯下,结叹令其贵生。

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

疏:夫人,国之本也。若政烦赋重,而人贫乏,则国本斯弊,弊则危矣。是以下人不足,由君上食用赋税之太多,是以令其饥乏尔。

民之难理,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理。

疏:蠢尔苍生,资君以理,为理之本,谅在无为,故我无为而人自化。今人所以难理者,由君上之有为,有为则政烦而人扰,动生大伪,是以难理。

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

疏:人之所以轻入死地,丧其生者,皆以其违分求生,养生太厚,不顾刑网,以徇所求,是以轻死。

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於贵生。

疏:夫生也有涯,安分则足,既不可违,亦不可加。若营生於至当之外,则惑矣。故不厚其生而生全,求厚生而生丧。故知夫无以生为忧者,是贤胜於矜贵其生之人。

人之生章第七十六

前章明厚敛则人贫,是生有为之弊。此章明有为则心欲,故丧和气之柔。道德真经初标生死之二途,次举草木之两喻。结以强大处下,戒令必守和柔。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

疏:人之生也,和气流行,自然以之柔弱。人之死也,和气离散,四肢以之坚强。言此者,示柔弱坚强为生死之戒。

万物草木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

疏:此举喻也。万物草木,气聚而生,故枝叶敷荣而柔脆,气竭而死,则条干变衰而枯槁。前明有识,此举无情者,以气聚散为荣枯,有识者,以道存亡为生死。

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疏:此结前义也。言草木生则柔脆,死则坚强,则知人之为坚强之行者,是入死之徒。为柔弱之行者,是出生之类。

是以兵强则不胜,

疏:此下转结前义也。用兵有言,以慈为主,故云兵恃强则败,欲明人恃强则死尔。

木强则共。

疏:木本强大,故处於下。枝条柔弱,共生於上。盖取其柔弱者处上,强梁者在下,故下文云。

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疏:总结上文,木根本强大,则枝叶共生其上之义,欲明强梁之人,常在柔弱之下尔。

天之道章第七十七

前章明有为则心欲,是丧和气之柔。此章明强梁必招损,故示天道之喻。初一句,标天以申戒。次五句,举喻以明天。又八句,总合前义。以下毕圣德以结劝尔。

天之道,其犹张弓乎?

疏:此法喻双举也。夫天道玄远,非喻不明,故举张弓以昭天德。张弓之法,具如下文。

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

疏:夫张弓之为用,当合村定体,令弛张调利。高者抑之,下者举之,为架前之时准的也。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为发矢之时远近也。如此则能命中矣。天道亦然,日月寒暑,一往一来,来则损其有余,往者与其不足,则成岁功矣。人君者,当法於天道,抑强扶弱,损有利无,故举亏盈益谦,欲令称物平施尔。

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疏:此明人道不能同天损益。注云衰多益寡者,《易□谦卦》之辞也。

孰能以有余奉天下,惟有道者。

疏:孰,谁也。老君疾时不能同天道,下济以恤於人,光大其德,故举天道以劝云,谁能同天之道,损其有余,以赒奉不足者乎?唯有道之君,乃能然尔。

是以圣人为而不恃,

疏:此引圣人以证上有道之义,恃犹矜恃也。圣人法天平施,德被於物,不见其功,故云不恃。

功成而不处。

疏:圣人知功成而处,天必损之,故虽道治寰区,功济天下,归美名於群材,而不处其功绩尔。

其不欲见贤。

疏:此结释不恃不处之意也。其不欲见贤者,圣人虽盛德内充,而嘉声外隐,所以不恃为,不处功者,正欲隐德晦名,不欲令物见其贤能尔,此亦损有余之意也。

天下柔弱章第七十八

前章明强梁必招损,以示天道之喻。此章明柔弱则受益,故赞水德之能。初五句,标水之胜功。次四句,叹莫能行者。又五句,证释前义。后一句,转结上文。

天下柔弱,莫过於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疏:水之为性,善下不争,动静因时,方圆随器,故举天下之柔弱者,莫过于水矣。而攻坚强,莫之能胜者。夫水虽柔,而能穴石,石虽坚而不能损水,若以坚攻坚,则彼此而俱损,以水攻石,则石损而水全,故知攻坚伐强,无先水者,故云莫之能胜。

其无以易之。

疏:夫水虽至柔,用攻坚强之物,无能易之者,岂不以其有不争之德而无守胜之心乎?理国修身,亦常如此。

故柔胜刚,弱胜强,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疏:柔弱之道,胜于刚强。天下之人,皆知此义,但惑于自贤,以己为尚,无能行其所知,故云莫能行。

是以圣人言:受国之垢,是社稷主;受国不祥,是谓天下王。

疏:举圣人之言,证成上义,此即能行以柔胜刚之行者。垢,秽辱也。言人君能含受垢秽,引万方之罪在己,则人仰德美,而不离散,社稷有奉,故云是谓社稷之主也。受国不祥,是谓天下王者,祥,善也,有君能谦虚用柔,受国之不祥,称孤寡不谷,则四海归仁,是谓天下王矣。

正言若反。

疏:此一句结上文也。夫受国垢浊,却为社稷主受国不祥,却为天下王,其言乖背,不同于俗,故老君详赞云,是必真正之言,行之而信,但常俗闻之,初若乖反尔。

和大怨章第七十九

前章明柔弱则受益,故赞水德之能。此章明法令则生弊,必为余怨之迩。初明立教和怨,未足为义大。是以下,明有德执契,其怨不生。后天道下,明天道无亲,唯善是与。

和大怨,必有余怨。

疏:厥初生人,身心清静,而今耽染尘境,失道沦胥者,情欲之所为也,则知与身为怨之大者,其唯情欲乎。和,调和也。此言百姓因于情欢而生矫伪,人君不能以我无为,令其自化,方欲设教立法,制其奸诈,调而和之,故曰和大怨。必有余怨者,既设教立法不能无迹,斯迹之弊,还与为怨,故云必有余怨。

安可以为善?

疏:设教立法,其进生弊,既有余怨,则安可为善?则是缮性于俗学以求复其初者尔。若能上化清静,无事无为,人有淳朴之风,迹无余怨之弊,方可为善矣。

是以圣人执左契,而不责於人。

疏:左契者,心也。心为、阳藏,与前境契合,故谓之左契尔心圣人立教则有连,有迹则是余怨,故执持此心,使令清静,下以化人,则无情欲,不烦诛责,自契无为矣。

故有德司契,无德司彻。

疏:司,主也。彻,通也。言有德之君主司心,契则人将自化。无德之主,不能虚心而忘己,唯欲作法以通人,作法则弊生,故为无德尔。

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疏:唯天道平施,而与善不欺,故司契清静者,天福其善,则言无不利。立法残伤者,天降以殃,则孽不可这,岂非皇天无亲,唯德是辅者乎?

小国寡民章第八十

前章明法令则生弊,必为余怨之迹。此章明淳朴则至理,自无矜徇之求。初标无为之风以劝勉,示人从君化则理。后明家给人足,无所企求也。

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

疏:寡,少也。什,伍也。伯,长也。器,材器也。此论淳古之代也。言国小者,明不求大。言人少者,明不求多。不求大,则心无贪竞。不求多,则事必简易。简易之道立,则淳朴之风着。适使有出人之材器,堪为什伍伯长,以统于人者,亦无所用之矣。

使民重死而不远徙。

疏:徙,迁移也。化归淳朴,政不烦苛。人怀其生,所以重死。敦本乐业,无所外求,各安其居,故不远迁移也。

虽有舟舆,无所乘之。

疏:舟舆之设,本以通水陆,济有无,既无往来,则舟舆弃舍,无所乘用矣。庄子云,至德之代,山无蹊隧,泽无舟梁。

虽有甲兵,无所陈之。

疏:甲兵所陈,本以讨不服,御寇敌,上行道德,下无离异,既却攻战之事,则甲兵韬戢,而无所陈也。

使民复结绳而用之。

疏:古者书契未兴,结绳纪事,故《系辞》云,上古结绳而理,后代圣人易之以书契,欲明结绳之代,人人淳朴,文字既兴,是生诈伪,今将使人忘情去欲,归于淳古,故云使人复结绳而用之。

甘其食,美其服,

疏:食之甘者,在于适。适则所食皆甘。服之美者在于当,当则所服皆美。苟不适当,虽玉食锦衣,不足称其甘美也。

安其居,乐其俗。

疏:无欲,故所居则安。化淳,故其俗可乐。若逐欲无节,将自不安其居,政苛日烦,焉得复乐其俗?

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疏:邻国相望,鸡犬相闻,盖言其近。人至老死不相往来者,由彼此俱足,无所求及故尔。

信言不美章第八十一

上下二篇,通明道德。始标宗旨,以开众妙之门。终结会归,将通得意之路。故寄信美以彰言教,论辩善以戒修行。书知博以示迷误,陈不积以教忘遣。假有多以畅法性,结不争以明圣人。道德真经将令学者造精微於言象之中,导筌蹄於理性外。悟教而能忘教,何必杜口於毗耶?因言以明无言,自可了心於柱下尔。

信言不美,

疏:信言者,圣教信实之言也。此老君欲以自明所演言教,化导众生,实为精信,故与俗相违,代人以为不美。

美言不信。

疏:美言,谓代教甘美之言也。言多浮华,动合于俗,既非信实,不可化人。信言所以不美,正以代教美言不信故尔。

善者不辩,

疏:悟教之善,在于修行,行而忘之,曾不执滞,故不辩说也。

辩者不善。

疏:但能辩说言教,曾不悟了,修行惑滞既多,故不为善。

知者不博,

疏:知,了悟也。博,多闻也。言体道了悟之人,在乎精一,不在多闻,故《庄子》云:博溺心也。

博者不知。

疏:夫多闻则滞于言教,滞教则终日言而不尽,既非了悟,故曰不知。

圣人不积。

疏:积,滞聚也。圣人妙达理源,深明法性,悟文字虚假,了言教空无,所说之理既明,能说之言亦遣,则于彼言教,一无滞积,故云圣人不积尔。

既以与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

疏:既,尽也。言圣人虽不积滞言教,然众生发明慧心,必资圣人诱导,故圣人以清静理性,尽与凡愚而教导之。於圣人慧解之性,曾不喊耗,故云愈有愈多。注云:有,明自性。多,明外益者,悟理之性既非他有,故云自性。因教之益不自中来,故云外益。明圣人教导凡愚,心弥慧解,故云愈有。惟敩学半,理益精畅,故云愈多尔。

天之道,利而不害。

疏:天道施生,长养万物,利也。无所宰割,不害也。此举喻欲明圣人之道弘益尔。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疏:圣人之道,凡所作为,而与物不争者,为圣人无所积滞,与人愈有是以不争尔。

唐玄宗御制道德真经疏一卷之十竟

《道德真经》是老子赠予地球人的 无所不能的《无为

最后更新于:2019-04-20 10:02:49

“智慧出,有大伪”,各种五花八门的思想理念、信仰,不仅使得地球人四分五裂,而且还争论不休,甚至于不惜采用战争、杀人等残暴方法来达到其自私的目的。而且战争连续不断——几乎每天都有人死于战争。一次大型的战争,可以死亡几千万人。

为了杀人,一些地球人创造出了可以毁灭地球人自己几十次的核武器。更为糟糕的是:各种“先进”的杀人武器还在层出不穷——虽然还有很多地球人还在挨饿。

即便是躲过了意外的伤害,地球人的寿命也是有限的——每天每时都有人在面对死亡。

面对着劫难、死亡,一些有识之士不得不反复地问自己:地球人的生存目的到底是什么?是为了杀人吗?是为了争夺资源而不是发展科学创造资源而生存吗?是为了强大而争夺世界第一、争夺领导权吗?地球人的未来是什么?一定会消亡吗?人类真的就是如同一些消极、无知的人所说的那样“固有一死”吗?人类真的就不能长生久视、生存延续吗?

如果地球人的生存目的是为了生存延续、幸福快乐,那么就必须统一思想信仰、消灭战争,从而团结一致、齐心合力、同舟共济、发展科学、长生久视、遨游宇宙来度过劫难。

可是如何能够统一思想信仰呢?或者说什么样的思想信仰能够使四分五裂的地球人统一呢?

三、无所不能的《无为——自由》如意天书——道德真经

值得庆幸的是:老子在两千多年前就留给了地球人一部功能、作用远远超过《诺亚方舟》的真经——“无不为——无所不能”的《道德真经》。遗憾的是,地球人至今仍然没有读懂道德真经。

地球人之所以不能读懂道德真经的根本原因在于“无知”——“莫能知,莫能行”的原因就是“夫唯无知也”。

两千多年来的发展,地球人已经积累了足以解隐、解密道德真经的科学知识和科学方法——已经“有知”了。是道德真经显现其天书真面目的时候了。

时代允许和迫切需要《道德真经》展现其万丈光芒、发挥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那么,老子在道德真经——《无为——自由》方舟中告诉我们一些什么呢?

在自然科学方面,老子传授了终极科学理论——“绝学”和终极科学技术的概念——“天下莫能臣”的“无名之朴”——“超智能机器人”。

“超智能机器人”——超过人类智能的机器人。“圣人用之,则为官长,大制不割。”——圣人用来领导、指导自己并为自己服务的机器人。只要“大制不割(基本的法度不丢弃)”,“信仰慈爱”的、“无欲(没有私欲)”的超智能机器人就绝不会伤害人类,而只能忠于人类并为人类服务。如果相信老子的话说的对,那么地球人就没有必要再担心、争论“是否应该大力发展智能机器人”了。

在人文科学方面,老子传授了“理想社会学”、“人文学”、“事理学”等方面的科学知识。

自然科学是实证的科学——只要给予了科学的证明,人们就会予以认可。证明老子的终极理论非常简单,因为很多地球人不知道的东西,例如宇宙的起源、暗物质、暗能量、量子对纠缠、四种力的统一等所有的自然现象,终极理论都可以给出自洽的、严谨的、系统的、符合逻辑的、轻松的科学解释。同时还可以进行大量的预测予以进一步的证明。特别是终极理论完全符合地球人已经证明了的宇宙普适定律——能量守恒定律、动量守恒定律、热力学第二定律——封闭系统的熵守恒。

智能机器人的出现以及其发展方向,足以证明“天下莫能臣的无名朴”——“超智能机器人”是完全可行的而且还是科学技术终极的发展方向

人文科学是思辨的科学——是依靠对事实进行逻辑推理而建立的科学。所以在地球人的思想信仰、理念、知识不足、事实经验不足的前提条件下,“老子的人文科学”很难为“自见、自是、自矜、自阀”的地球人所接受。

但是老子人文科学的完美、深刻、哲理,已经全部被地球人的历史、现实所证明,因此也必将为越来越多的、热爱自由的、善良的、有知识的、希望长生并且追求长生的地球人所接受并参与实施。

四、道德真经是唯一可以使地球人思想、信仰统一的真理

《道德真经》是不是唯一可以使地球人的思想、信仰统一的真理,取决于道德真经都论述了一些什么、告诉我们一些什么。道德真经

终极科学理论——“绝学”,是自然科学的所有理论的起始点;终极科学技术——“无名朴”确定了技术的终极发展目标。道德真经

终极科学理论、终极科学技术的出现,可以解释所有的自然现象,可以解决地球人面临的所有问题,难道地球人还会迷茫吗?还会怀疑道德真经是不是唯一的、可以统一地球人思想的真理吗?不然,又有什么思想、信仰可以统一所有地球人的思想、理念呢?

我们再看一看老子在人文科学方面又告诉了我们一些什么。

老子的“人文学”的架构可归纳为12项:

1. 一个“人类资源终极分配准则”:有余而奉天下。

2. 两个人类终极理想: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

3.三个社会基本原则:平等原则;无弃原则;无兵原则。

4. 四大信仰:无为;慈、爱、啬;绝学无忧;长生久视。——“自由、慈爱、科学、长生”。

5. 五大反对:反对礼;反对智;反对佳兵;反对可欲;反对奇者

6.六项社会崇尚:道;德;善;修;为;俭。

7.七项社会倡导:知足;知止;不争;不名;贵师;不为先;不为大。

8.八项不处

(1). 不尚贤

(2). 不贵货

(3). 不见欲

(4). 不自贵

(5). 不自见

(6). 不自是

(7). 不自矜

(8). 不自阀

9.九项牢记

(1).处无为之事

(2).行不言之教

(3).作而不辞

(4).为而不持

(5).功成不居

(6).绝学无忧

(7).死而不亡者寿

(8).常善救人故无弃人

(9).常善救物故无弃物

10.十项名言

(1).知人者智

(2).自知者明

(3).胜人者有力

(4).自胜者强

(5).知足者富

(6).强行者有志

(7).合抱之木 生于毫末

(8).九层之台 生于累土

(9).千里之行 始于足下

(10).上善若水 不争无忧

11.十一项劝告

(1)跂者不立 跨者不行

(2)自知不自见 自爱不自贵

(3)民不畏威 大威至矣

(4)见素抱朴 少私寡欲

(5)欲上民 必以言下之

(6)欲先民 必以身后之

(7)使民无智无欲

(8)使智者不敢为

(9)信言不美 美言不信

(10)善者不辩 辩者不善

(11)知者不博 博者不知

12.十二项警言

(1)天下难事 必作于易

(2)天下大事 必作于细

(3)为之于未有 治之于未乱

(4)金玉满堂 莫之能守

(5)果而勿矜 果而勿伐

(6)将欲噏之 必固张之

(7)将欲弱之 必固强之

(8)将欲废之 必固兴之

(9)将欲夺之 必固与之

(10)强鱼不可脱于深渊

(11)国之利器不可示人

(12)善为士者不武 善为敌者不争

老子的“四大信仰”的基本概念是:

长生:长生是人类最大的自由、幸福、快乐

科学:科学是实现自由、长生、幸福、快乐的理论和方法,决定着人类的生死存亡、长生久视。

自由:“无为无不为”——自由是推动科学进步、发展人类文明进化的、具有无限推动力的至宝和人类发展的目的。

慈爱:慈爱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基础——为而不争——发展与和平——消除战争。慈爱也是人类本性修为和社会资源分配“道者,有余而奉天下”的基础。

“四大信仰”的内在逻辑关系:

“无为”——自由,是基本理念,也是终极信仰。

信仰“慈爱”是自由的基础。不然,杀人抢劫、为所欲为、独裁统治岂不也成为了“自由”了吗?可是信仰“慈爱”的人,不仅不会去伤害他人,而且还会关心别人、帮助他人、尊重他人、维护民主、主张平等。如果所有的人都做慈善活动,“人间充满了爱”,那么还会出现故意伤害他人、损害他人的利益吗?还需要什么“礼”、“法”来束缚、惩罚人类吗?

当然,在人间没有充满爱之前,还是需要“礼、法”的——虽然“礼、法”严重地束缚了人类的自由和发展。但是仅靠“礼、法”是不能达到全社会都充满了爱的境界的。宗教,特别是人类崇尚慈爱的几大宗教对慈爱的传播、普及,无疑起到了巨大的作用。道教崇拜道德经,当然也崇尚慈爱。

只有“自由”、“慈爱”,人类的科学才能快速发展,才能有进步意义,才能获得“终极理论”和“终极技术”。

只有依靠“终极科学理论”、“终极科学技术”,人类才能做到“长生久视”。而“长生久视”才是人类的最大的、终极的自由。

五、创造地球人的诺亚方舟——可飞出太阳系的宇宙飞船

诺亚方舟是在上帝的指示下,诺亚制造的木制方舟。木制方舟只能使人类度过大洪水劫难。

地球人要想度过地球被毁灭的劫难,必须像诺亚一样,自己创造可以遨游宇宙的“方舟”——可以飞出太阳系的、可以在宇宙中遨游的宇宙飞船。

解决寿命、能源、乘载工具,是遨游宇宙的必要条件。

老子告诉我们,宇宙飞船必须具有下面四个特性——“方而不割(形状是不可分割的并列的两条船)、廉而不刿(船舱四壁是密封的)、直而不肆(高速、可控的)、光而不耀(反射光但是不耀眼——具有特殊性能的金属材料制成的)”。

地球人如果要长生久视,必须依靠“天下莫能臣的无名朴”——超智能机器人来改变宇宙的“胀缩运动规律”。这就必须做到“塞其兑、闭其门、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而这些工作,只有“天下莫能臣”的超智能机器人才能做到。

只有相信、传播、实施道德真经,使更多的地球人知道、接受、认可老子的思想理念,四分五裂的、混乱的地球人才能实现思想、信仰的统一、力量、行动的统一,才能创造出可以遨游宇宙的宇宙飞船和超智能机器人,才能到达理想的、幸福的、自由的、长生的天堂、光辉的彼岸、极乐的世界、乐逍遥的仙境——老子的如意天书和信仰慈爱的各种宗教的宗旨,竟然是完全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