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到底是谁

最后更新于:2019-07-25 10:07:19

“老子”和道家思想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巨大,但对于“老子”其人,历来却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老子”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正是他在军事科学方面总结和概括了丰富多面的哲学道理,确定了他在春秋末期和“孔子、老子”并列的地位。老子——道家创始人,春秋末期思想家,楚国人,名李耳,学术著作《老子》又名《道德经》、《老子五千言》。正是因为孙武在军事科学这门具体科学中概括和总结出了异常丰富、多方面的哲学道理,确立了他在春秋末期思想界中与孔子、老子的并列地位,被并称为春秋末期思想界上空的三颗明亮的星体。

这些内容来自于《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这几乎是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关于“老子”的最完整的记录了。其实这些记载还是非常简略的:“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

对这段记述也有人怀疑:孔子去见老子的事《论语》里没有记述,老子出的关是哪一个关口,一般认为是“函谷关”,但孔子时期还没有函谷关的名字。这个地方只称二崤,又称桃林之塞,是晋国的地方。在秦惠王时,秦国才取得这个地方,因险设关,才有了所谓的函谷关。

这些且不论,我们继续往下读,发现司马迁自己对于老子就是上文所说的李耳这一论断也是拿不准的,所以又记录了一些其他说法。

首先,他记述了一个叫“老莱子”的人:“或曰:老莱子亦楚人也,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与孔子同时云。”和孔子同时的还有一个“老莱子”,也是楚国人,也是有着道家思想的,也是隐士,就是民间传说里的七十多岁了还“彩衣娱亲”的那个人。据说老莱子也是有著述的,但早已经失传了,大约司马迁也没有看到,不然就不会这样模棱两可的记述了。老莱子和老子会不会是一个人,大概当时就有人这样认为。司马迁在后面又记了一句话:“盖老子百有六十余岁,或言二百余岁,以其修道而养寿也。”这和前面是明显矛盾的,前面已经说老子出关,既然“莫知其所终”,就不会知道他活了多少岁。老莱子活了多少岁虽然没有记载,但看传说,他七十多岁了父母还在,大约是有长寿遗传的,160岁或200岁的传言,应该指的是他。可见司马迁在这里,对老莱子是否老子,也是存在一定怀疑的,所以记了这一段话。

自孔子死之后百二十九年,而史记周太史儋见秦献公曰:“始秦与周合,合五百岁而离,离七十岁而霸王者出焉①。自孔子死之后百二十九年,①而史记周太史儋见秦献公曰:“始秦与周合,合五百岁而离,离七十岁而霸王者出焉。自孔子死之后百二十九年,而史记周太史儋见秦献公曰:“始秦与周合,合五百岁而离老子,离七十岁而霸王者出焉。

从上面两段文字我们可以知道,其实司马迁对于老子是谁,他也是不能肯定的。但后面却突然又写了一段最让我们惊奇的文字:“老子之子名宗,宗为魏将,封于段干。宗子注,注子宫,宫玄孙假,假仕于汉孝文帝。而假之子解为胶西王昂太傅,因家于齐焉。”

老子有子孙,他的儿子是魏国的大将,后代在汉文帝时还做过官。既然有明确的世系在,又怎么会有上文那些模糊的记述,实在让人难以理解。我们再仔细查证一下,这里所说的老子的儿子“李宗”,在魏国任将军,被封于段干。战国时魏国的建立者是魏文侯,他在公元前424年称侯改元,直到公元前403年,魏才被周王与各国正式承认成为诸侯国。而比老子年轻的孔子在公元前479年去世,活了73岁,老子的年龄比他大多少,我们不知道,就算大二十岁吧,老子的儿子似乎也无法在魏文侯时担任将领。

这就更让人疑惑了,《史记》这一段的老子又是指谁,还是李耳吗?

还有一个疑问,如果李耳就是老子,依照习惯,人们应该称他为“李子”,为什么会是老子呢?胡适在《中国哲学史大纲》里说大概有两种解释:一个可能,“老”是“字”,春秋时期人们往往把“字”放在“名”的前面,比如孔子的父亲叔梁(字)纥(名),秦国将领孟明(字)视(名)等,古人名字并称时,先说字后说名。所以胡适猜测,老子可能名聃,字耳,又字老,所以被人称为老聃、老子,就像孔子的学生冉求字有,就有人称他“有子”。第二种可能,“老”或者是姓,古代有姓和氏的区别老子,老子可能姓老氏李,所以人称老聃、老子。

许多人考证,《老子》一书应当成书于战国时期。(汪中《老子考异》梁启超《评胡适之中国哲学史大纲》等)

所以冯友兰在《中国哲学史》里说李耳和老聃不是一个人,他认为,李耳是战国时期道家思想的首领,而老聃是传说中的“古之博大真人”,司马迁错误地把两个人混为一谈了,所以《史记》里的《老子传》首尾是历史,中间是神话。他还说,李耳是隐士,所以讲学不愿意标榜自己,就用了传说中老聃的名字,既可以隐去自己的名字,又可以借古人以达到“重言”的效果,所以人们称他为“老子”。

真相是这样吗?当然还无法确证。

老子到底是谁?在没有发现新的史料作为确证前,恐怕还是无法彻底解开谜底的。

我们十分熟悉的道家开山鼻祖——老子,姓什么你知道吗?

最后更新于:2019-07-15 13:04:45

老子老子(西周末年武丁朝庚辰二月二十五日卯时诞生),姓李名耳,字聃(dān),汉族,楚国苦县(今安徽涡阳,一说河南鹿邑厉乡曲仁里)人,是我国古代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道家学派创始人,世界文化名人。李耳,字伯阳,外字聃,号老子,生于楚国苦县厉乡曲仁里,做过周朝的"守藏室之史" (管理藏书的史官),是春秋时的思想家和道家的创始人,传为《老子》一书的作者。李耳,字伯阳,外字聃,号老子,生于楚国苦县厉乡曲仁里,做过周朝的“守藏室之史” (管理藏书的史官),是春秋时的思想家和道家的创始人,传为《老子》一书的作者。

老子一生致力于创建道家学说老子,在西出函谷关时,被关令尹喜留住,对老子说:“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老子只好留下著书上下篇,这就是五千言《道德经》,形同哲理韵文,成为道家经典著作,对我国的文化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至今闪烁着灿烂光芒。确,昌圆脚大老子为何称为“老子”?《史记正义》:说他母亲怀孕81年,逍遥李树下面,割开左腋而生。老子一生下就是白眉毛、白胡子,天生一副老人模样。“子”在古代是对有道德、有学识者的尊称,这位思想先哲故称“老子”。这仅仅是种荒诞传说,自然不足凭信。

a.从司马迁《史记》开始,关于老子和《老子》一书的时代问题就有不同说法。a .从司马迁《史记》开始,关于老子和《老子》一书的时代问题就有不同说法。老子其人其书的时代,自司马迁《史记》以来即有异说,清代学者崇尚考据,对此议论纷纷,如汪中作《老子考异》,力主老子为战国时人,益启争端。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摊,周守藏室之史也。”《史记正义》解释了“老子”的含义:张君相云:“老,考也。子,孳也。考教众理,达成圣孳,乃孳生万理,善化济物无遗也。”关于老子为什么姓李,《史记索隐》是这样说的,按:葛玄日“李氏女所生,因母姓也。”又云“生而指李树,因以为姓。”这里司马迁把老子的籍贯、姓氏、名字和职务说得清清楚楚。唐代尊崇道教,皇室姓李,因而攀附李耳为其先祖,形成较大影响。胡适《中国哲学史大纲》即持此说。

可是,同样是《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司马迁又说:“或曰:老莱子亦楚人也,著书十五篇,言道家之用,与孔子同时云。”这里显然只是怀疑,并未肯定老子就是老莱子。《列仙传》说:老莱子,楚国人。当时正逢乱世,避世乱于蒙山之阳,过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农家生活。后来楚王听说他在蒙山,亲自到老莱子家门迎接,至于江南而止。从这一记载来看,这个老莱子与老子的生平事迹不符,很多人对此摇头。

清代文学家孙星衍《问学堂·文子序》赞同司马迁的这一怀疑老子,认为老子就是老莱子。但是,清代史学家梁玉绳在《史记志疑》中认为:“老莱子与老聃判然二人”。这两种不同意见后来都有附和者,相互争论起来,但都缺乏有充分说服力的证据。司马迁在《史记·老子韩非列传》中对于老子的姓名提出了第三种说法:“自孔子死之后百二十九年,而史记周太史儋见秦献公…或曰儋即老子,或曰非也,世莫知其然否。老子,隐君子也。”据此,罗根泽写了《老子及老子书的问题》,认为老子即太史儋。他提出的理由是:《史记》说太史儋即老子,这并非虚造;古代“儋”、“聃”相通,两者没有根本区别;李聃为周室柱下史,太史儋也是周朝的史官;老子西出函谷关讲学太史儋见过秦献公,也要通过函谷关才行。

司马迁提出的老子姓名三说,究竟孰是孰非,他自己也无倾向性意见到底哪种说法更有道理,学者们从不同角度进行了深入探讨。梁启超认为《老子》一书当在庄周之后,老子究竟有无其人都成了问题。古文字学家唐兰先生认为,老聃在古书中丝毫没有姓李的痕迹,只能依一般古书的称谓老聃或老李。陈独秀、马叙伦、郭沫若等人也有近似说法。

著名学者高亨先生的观点比较系统,也较有代表性。他在《老子正诂·前记》等文中认为老子姓老,证据四条:第一,先秦典籍如《庄子》《荀子》等,对孔子、墨子等皆举其姓,独于老子则称“老聃”而不称“李聃”,称“老子”,而不称“李子”,所以“明见老子原姓老矣。”第二,“古有老姓而无李姓”。《风俗通义》:“老氏,颛顼子老童之后。”春秋240年间并无李姓。《史记循吏列传》的李离,系《左传》士离之误,不作李。《战国策》中始有李悝、李牧,李姓起源较晚。第三,“古人姓氏多本字,借同音字为之”,“老”变为“李”是通过假借字形成的。第四,古韵‘老’属幽部,‘李’属之部,二部音近,古或不分”。高亨通过从《老子》引大量语句,证明幽、之两部音韵通谐。“惟其音同,故由老而变为李。”

a.从司马迁《史记》开始,关于老子和《老子》一书的时代问题就有不同说法。a. 从司马迁《史记》开始,关于老子和《老子》一书的时代问题就有不同说法。a .从司马迁《史记》开始,关于老子和《老子》一书的时代问题就有不同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