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聃_老聃的金字塔原则_道德经-老聃

最后更新于:2019-08-05 13:01:19

老子衍-船山自序

昔之注《老子》者, 代有殊宗,家传异说,逮王辅嗣、何平叔合之于乾坤易简,鸠摩罗什、梁武帝滥之于事理因果,则支补牵会,其诬久矣;迄陆希声、苏子由、董思靖及近代 《老子衍》焦竑、李贽之流,益引禅宗,互为缀合,取彼所谓教外别传者以相糅杂,是犹闽人见霜而疑雪,雒人闻食蟹而剥蟛蜞也。老子之言曰“载营魄抱一无离”,“大道泛兮其可左右”,“冲气以为和”,是既老之自释矣。庄子曰“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是又庄之为老释矣。舍其显释,而强儒以合道,则诬懦;强道以合释,则诬道;彼将驱世教以殉其背尘合识之旨,而为蠹来兹,岂有既与!夫之察其悖者久之,乃废诸家老聃,以衍其意;盖入其垒.袭其辎,暴其恃,而见其瑕矣,见其瑕而后道可使复也。夫其所谓瑕者何也?天下之言道者,激俗而故反之老聃,则不公;偶见而乐持之,则不经;凿慧而数扬之,则不祥。三者之失,老子兼之矣。故于圣道所谓文之以礼乐以建中和之极者,未足以与其深也。虽然,世移道丧,覆败接武,守文而流伪窃,昧几而为祸先,治天下者生事扰民以自敝,取天下者力竭智尽而敝其民,使测老子之几,以俟其自复,则有瘥也。文、景踵起而迄升平,张子房、孙仲和异尚而远危殆,用是物也。较之释氏之荒远苛酷,究于离披缠棘,轻物理于一掷,而仅取欢于光怪者,岂不贤乎?司马迁曰”老聃无为自化,清净自正”,近之矣。若“犹龙”之叹,云出仲尼之徒者,吾何取焉!岁在旃蒙协洽壮月乙未,南岳王夫之序。

缘起

两千多年来,明确指责《老子》的学者为数不多。而把《老子》看成是社会祸害的总根源、对老子的思想恨之入骨、发誓要肃清其对人们的毒害,仅仅只有王夫之一人。

王夫之对李自成领导农民推翻明朝的历史事实深恶痛绝,并认定其原因不是崇祯皇帝统治下的明朝腐败,而是当时社会的学术风气不正,从而导致整个社会的伦理、道德凋敝,有如朽木败叶,一触即溃。至于具体的学术思想,王夫之有其自己独特的见解,他认为自古以来,最有害的是三家,第一家是老子的学说,第二家是佛学,第三家是申不害、韩非的学说。而这三家之中,老子的思想又是一切有害思想的总根源。只有捣毁这些祸害社会风气的老巢,儒家的正道才能复兴,明朝才能恢复其统治。王夫之坚信这是挽救当时分崩离析社会的头等大事。于是对《老子》进行全面、彻底的批判就成为王夫之学术研究的首选目标。

王夫之仇视《老子》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老子·三十八章》中有“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的论述,而儒家重要思想之一就是以礼治国,其主张是要等级分明,上尊下卑,君子恒君子,小人恒小人,社会中不同地位的人,只能安分守已地各尽其责,不可越雷池一步。这种王夫之认为天经地义的礼教,老子竟公然反对,作为儒家忠实信徒的王夫之,对老子如此的言论自然视为大逆不道,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情绪油然而生,遂下定决心对老子所有思想进行全面的清算,王夫之认为这是学术研究的首要任务、并付绪实施。

人成为圣人、圣贤的终极目标是为了统治人、压迫人,使“我”高高在上,独立于民众之上,故老子又说:“不尚贤,使民不争。实际上,孔子与老子所讲的“无为而治”虽然字面相同,而 实质却不同.老子的无为而治思想以虚无,清静为基础,既反对 道德修养,又反对举贤使能.一而孔子所说的无为而治却并不是说 领导者真正什么事都不做,完全不管,一放任自流.而是包含了如 下两层意思:一层意思是强调领导者“为政以德”.从修养自身入 手来治理国家和天下,如《吕氏春秋·先己篇》所说:“昔者先圣 王成其身而天下成,治其身而天下治.”或者如《中庸》一里面所说:“是故君子笃恭而天下平.”“君子笃恭”也就是孔子在这里所说的 “恭己正南面而已矣”.孔子所说的无为而治还有一层意思是说,作 为领导者,切忌事必躬亲,而应该举贤授能,群臣分职,也就是 《子路》篇所说的“先有司,举贤才”.《大戴礼记·主言》曾说:“昔者舜左禹而右皋陶,不下席而天下治.”《新序·杂事三》也说:“舜举众贤在位,垂衣裳恭己无为而天下治”.说的都是这个意思.。”(君子要注重礼节,对于君子来说,礼节是君子的重要因素,不可视为小节,小节会因不同的环境有不同的意义) ·老子说:“天下难事,必做于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