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释”《道德经》引发争议(转载)

最后更新于:2019-08-01 10:06:58

人民的心愿”。(P49)

6.把“无为而无不为”解释为“开始什么都不会,练到后来什么都会”。(P54)

7.把“为天下谷”解释成“天下的稻谷”。(P285)

8.把“古之善为士者”解释成“古时会当兵的”。(P330)

9.把“智能出,有大伪”解释成“知识太突出,大家都虚伪”。(P366)

属龙人士在2018年的健康运势因为冲太岁的原因会有“丧门”这颗神煞入主,今年家中很有可能会有丧事发生,所以今年一定要常回家看一看长辈,多多关心他们的健康,不要只是电话慰问,因为他们很可能怕你担心就不告诉你事情,所以一定要亲眼去看望,这样能够让更了解他们的身体状况,也能及时进行治疗,以免出现丧事。陈志衡作词: 林夕监制: 雷颂德创作概念 ~ 源自李宗盛演唱:黎明歌词我信我们有心总可以解开这段残局我信我们困境总可以克服如可溶竭这万年寒冰 让信念未及盲目微笑着说句话 随时可得到温馨的接触我信我们有对质 都总会有体谅我信我们也总有着梦想各有眼前那山水悠长 怎么可以去遇上求你也会原谅 平时仍然做梦至上若我情 未够深 但我长情能擦过天地人有时那刻总会慰问 不算太不幸若我情 未够深 愿我长情无悔我的亲恩随传随见 也不悔恨 不够你担心纵是隔在两地 我未隔绝我的心能及时言和 实也太侥幸那一刹温暖感 也至少没遗憾我信我们有对质都总会有体谅我信我们也总有着梦想各有眼前那山水悠长 怎么可以去遇上求你也会原谅 平时仍然造梦至上若我情 未够深 但我长情能擦过天地人有时那刻总会慰问 不算太不幸若我情 未够深 愿我长情无悔我的亲恩随传随见 也不悔恨 不教你担心纵是隔在两地 我未隔绝我的心能及时言和 实也太侥幸那一刹温暖感 也至少没遗憾人生会有险累 弥补只好让我追燃烧我有的泪愿我的泪可以去赎我的罪 woo...不必管 远或近 但我长情能擦过天地人有时那刻总会慰问 不算太不幸不必管 远或近 愿我长情无悔我的亲恩随传随见 也不悔恨 不够你担心纵是隔在两地我未隔绝我的心能及时言和 实也太侥幸那一刹温暖感 也至少没遗憾。星之君、寿命君、延命君、解厄治病君、却死来生君、保命卫护君,主为某家安魂定魂,司命延年益算,。

黑猩猩的社会则包含了很多雄性和雌性,各自都没有固定的配偶,雄性被迫参与到繁殖竞争中去,这既包括个体之间的打斗,也包括强迫雌性受孕,甚至包括杀婴。由于雌性为每个后代所投入的资源远多于雄性,所以配偶竞争主要发生在雄性之间,因而性选择通常也都指向雄性。即便有些雄性资源条件优厚,也没有理由和资格挑剔雌性,因为他们倾向于多拥有配偶,而更多的配偶将摊薄每个配偶可以分到的资源,在均衡水平,每个雌性得到的抚养条件相当,因而没有理由接受雄性挑选。

诸如此类的错误不胜枚举,专家粗略统计,多达300多处。

当事者如是说

记者采访熊良山老师时,他告诉记者他正准备到青岛大学去给学生们讲《道德经》。当记者转告他陈鼓应和王煜发现书中的许多处“错误”,问他如何看待这件事,熊良山说:“我们的学生学习《道德经》,不是以学习哲学或研究那些古文为目的。专家们认为不对的解释至少也是一种解释。从我学《道德经》的过程中我觉得这种解释还是比较贴切的。据我们的理解,研究《道德经》有3种方法。一种方法就是做学问的方法,根据文献资料、考古发现通过人的主观思考来进行研究,这是一般的研究方法。第二种方法是客观的研究方法。介于两者之间的就是主客观相结合的研究方法。我之所以选这种方法来对学生进行讲解,主要是从我执教十多年来的成效看,给学生以有益的启迪,可以让学生得到一些实实在在的好处。本来对《道德经》从古到今都是各有各的观点,学术界也从来没有统一过,你在街上买10本《道德经》的注释,没有1本是一样的,大家都是这样子。”

根据课程内容和学生特点,采用灵活多样的授课方法,在教学过程中引导学生积极思考、乐于实践,提高教和学的效果。再有,大学德育课堂上教师与学生基本处于情感“零交流”状态,乏味的德育内容使大学生和教材之间无交流,单一的德育途径令大学生难以产生情感认同,而教师和学生之间各行其是的授课状态让情感“零交流”成为常态,教师的乏力、无奈与大学生的“麻木”之间悄然形成一种可怕的“平衡”,在看似“一切安好”的课堂秩序中扼杀的是大学生的情感活力和教师的授课热情,长此以往,两败俱伤的德育模式终让道德情感的升华成了“海市蜃楼”道德经,也进一步强化了大学生对改革德育模式的渴望。由于课前预习要求每个学生独立办一张基于授课内容的手抄报,但这样的手抄报是每个学生自主学习、自主探索的结果,每份不同视角的手抄报不仅说明学生对同样的内容的看法差异,而且也提醒授课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应充分重视这些差异,对不同学生设计不同的教学情境来适合他们各自的学习形式和方法,激发学生的学习动机和兴趣,使每一名学生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记者了解到熊良山的《道德经浅释》主要是根据他的老师孙享林的《李聃道德经意解·曲谱》一书编成,孙享林是武汉理工大学的教授。当记者采访孙享林时,孙老师表示了与熊良山共同的观点:“我们与这些名人没有交往过,《道德经》主要讲的是整个宇宙的客观现实。用主客观结合的方法研究《道德经》,也就是熊良山的这种方法才是较好的。把《道德经》的客观规律和个人主观意识结合起来。可以把《道德经》作为一面镜子,把我们个人的想法在这个镜子里对照一下,找出主观意识和客观的差距在哪里,慢慢来改善。”孙享林说,“那些专家们认为《道德经》是他们的专长,只有他们有发言权,我们没有发言权,我们没有这种文化水平,理解不了。”孙享林认为他们要做的就是要改变研究方法,而只要听专家的,按他们的来,就是一家争鸣,不是百家争鸣。

记者随即又采访了华中科技大学的一位负责人。他认为,这个问题完全可以作为学术问题来讨论。因为这本书是作为教材来发给学生的,作为教材就必须规范。应该遵循教材的规范性。因为学生是把它作为标准来看的。他同时肯定了熊良山在一个工科大学里通过讲解中国古典文献,给学生讲述一些人生道理。但这位负责人认为熊良山不是科班出身,做这件事还是有遗憾之处的。

“学术有行规”

陈鼓应先生现在也是华中科技大学客座教授。对于如何看待《道德经浅释》中出现的问题,他说:“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不能简单地说,因为研究方法不一样,研究者就可以随意解释。学术研究不是写小说,可以随意虚构。对于史上的典籍不能毫无根据地胡乱解释,更不能把胡乱解释叫做‘百家争鸣’,如果这也叫‘百家争鸣’,那就太任意糟蹋‘百家争鸣’了。我们学术的研究,也是‘行有行规的’。”他认为,“从事一个领域里的学术研究,一定要有一个基本的知识,基本的学术训练,做学问要有做学问的基本的准则。他告诉记者,要研究《老子》,最少对于从古到今的几百个版本有所了解,最少你所根据的注本应是历代公认的。而熊良山所根据的孙享林的版本,孙享林的版本在学界根本没有建立基本的可信度。”在陈先生看来,华中科技大学推导人文教育,是很好、很重要的事情,但这样讲《道德经》实际上是对学生的误导,并把不良学风带给学生,反而没有起到人文教育应有的效果。

陈鼓应先生知道,多年以来,杨叔子院士在华中科技大学开办人文讲座,在这所理工大学营建了很好的人文氛围,他提醒说,不能将杨叔子老院长所提倡的几年很好的风气,因为这样一本书的出现,而被破坏了。“他个人写作,个人要对此事负责。”

记者采访杨叔子院士时,他正在外地出差,他说“熊良山同志弘扬民族文化、民族精神的方向是对的,但的确在学术上还存在着学术ABC方面的问题。我在序言里也提过这个问题,并且在学术上我也有很多地方不同意他的观点,前言里写得很明确”。对于熊良山出现的问题,杨叔子的观点是要爱护和支持,但他的学术问题也应该引起重视,他说,“可能我对这个事情警觉得还不够,如果这样搞的话,是‘糟蹋’了老子。”当杨叔子老院长得知熊良山正要前往青岛大学讲课时,明确表态,要向学校宣传部交代,尽量不要让他到外校讲课,以免引起学术上的混乱。他说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对传播传统文化有负面的影响。

记者还从北大哲学系教授李中华处了解到,北京一出版社也曾将熊良山的这本书稿交予他审阅,但陈阅后认为,书中处处有问题,文字差的太离谱,书若出版对社会的影响会极坏,所以书不宜出版道德经,但不曾想书最后还是出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