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德道经》还是《道德经》?解析《老子》的一个千古之谜

最后更新于:2019-06-25 10:05:17

其三,关于教育的基本内容.孔子长期从事教育工作,教育的内容十分广泛,但他所用的教材多是沿用周代贵族学校所用的六艺,即诗、书、礼、乐、易、春秋.“子所雅言,《诗》、《书》、执礼.”(《述而》)“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泰伯》)“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季氏》)由此可见,孔子是以诗、书、礼、乐为普通教材教育学生的.至于“易、春秋”只是在孔子的晚年才进行研究并付诸教学的内容,所以孔子说:“五十以学《易》”(《述而》).也可能因为《易》、《春秋》是比较精深的学科,只有少数高材生才能学习,所以说“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孔子世家》).那么,在这些教学内容中孔子最为重视的是什么呢。老子的生活年代不明确,大致在春秋末期。特别是把西施塑造成春秋末期吴越关系史上起过重大作用的一位女性加以渲染后,西施的优美传说在民间更是世代流传不衰。

《德道经》是“德经”在前、“道经”在后的顺序,《道德经》则相反。世传老子文以《道德经》为多,而其肇始盖始于西汉河上公注老子文的《河上公章句》,而后的学者、皇帝也都传承为《道德经》,王弼注本也是。《德道经》则以帛书甲乙本为代表,且是最早最完整的老子文版本。东汉严遵的《老子指归》也是《德道经》,可惜残缺。再早战国末期的《韩非子解老》也是《德道经》的顺序,当是节抄本。

由此可见,《德道经》的出现早于《道德经》。

有的学者分析,“道”是“德”之本,老子“遵道而贵德”,“道”是基础,“德”为“道”之属性,所以老子文是《道德经》。这种观点要辩驳是有难度的。其实这种观点前后没有因果关系。“道”是客观存在的,人可以“为道”修行,如学习开车,人就具有了驾驶之“道”。那“德”就是学习驾驶的态度、能力、方式方法。学会驾驶即德(通得)驾驶之“道”了,即“德道”(通得道)。没有“德”,怎么能得道呢?

学习《道德经》,开篇就是“道经”,首章断句就有争议,“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人没有体会到“妙”,也没能进“门”,就眩晕进入五里雾了。更别说后面晦涩难懂兼混乱(混乱也会造成晦涩难懂)的章节文句了。

《德道经》先从“德”入手,“德”是人先天的本性加后天的修行。人之初,无善恶,婴儿最接近自然状态,没有主观意识,呼吸、进食、排泄、抓握等是自然之“德”。上小学了,学写作文,先学认、读、写字、词、句,循序渐进,会熟练运用句子了,才能写作文。写出一篇好作文了即得(德)作文之“道”,而这一过程中的修为是“德”,此为后天之“德”。古人的作文之“道”,今人不学习德道经,就不会作文言文了,即失去了作古文之“道”,此为“失道”。有得(德)有失,得(德)失之间包含了辩证法。“德者,内也;得者,外也”(出自《韩非子解老》),内外兼修,方为“有德”。既然是《德道经》,就会讲着重“德”,而不深究“失”。

在战国时期,由于战乱、“韦编三绝”、儒道相争等原因,老子文混乱了,出现了楚简本、《韩非子解老》本的节抄本,直至完整的帛书本作为随葬品入土。而《老子列传》记载的“著书十五篇”不是被漠视,就是疑惑不解,其实是在秦之前失传了,演变成了帛书本。

小编不才,对老子文研习十多年。从发现混乱现象,经过参考、推理、校对德道经,到得出《德道经十五篇》的过程历时约七年。在这一过程中也是漠视《老子列传》的记载,直至结果出来之后才惊讶地发现契合了“十五篇”。“十五篇”的老子文框架与帛书本一致,即“德经”首尾和“道经”首尾的四段位置不变。“道经”末尾的“知足以静,万物将自定”喻示了全文的结束,“万物”包含《德道经》。

综上所述,老子文的初始版本是《德道经》,而且是一部连贯通顺完整的“十五篇”的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