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26章:一

最后更新于:2019-03-02 13:38:11

本义:

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是以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轻则失根,躁则失君。

 


通述:

土的厚重,是万物轻狂生长的基础,水底的清静是水流疾浪的主宰。因此君子终日行走,不离开载装行李的车辆,虽然有美食胜景吸引着他,却能安然处之。而作为本应如土厚重,如水底清静的大国君,为什么还要以轻狂之念,巨浪之形来以治天下呢?轻狂就会远离根本;不清静治国则会丧失尊位。

 


释义:

重:重者,厚也。与轻(薄)相对应。

躁:疾,本文中与静相对应,也指不清静。

君:主宰。后文也指尊位。

辎重:军中载运器械、粮食的车辆。

荣观:贵族游玩的地方。指华丽的生活。

燕处:安居之地;安然处之。

万乘之主:乘指车子的数量。“万乘”指拥有兵车万辆的大国。

以身轻天下:治天下而轻视自己的生命。

轻则失根:轻狂就会远离根本。


图引:

上一章讲源起,本章讲一,主要内容可概括为八个字:清静为本,知本而为。俗意为,遵重规律,按规律办事,不乱折腾。

《道德经》认为,清静为天下之本,这里的清静是指人的心性纯正恬静,不生偏私之妄,按规律办事,不乱折腾。

所以,在本文一开始,就举例说,你看到地上的草木能够轻狂恣意的生长,那是因为有土的厚重作为基础,水面上有巨浪之形,那是因为下面有静水深流作为支撑。而一个社会中,最有权势的群体,就是要像厚土静水一般,以清静为本,知本而为,遵重规律,不乱折腾。不拿自己的偏私轻狂之念来蛊惑世人,不凭借威权来作那些违背大道的事,那样,只会让自己更早更快的失去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