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庄子,墨子,老子韩非子等这些子都有哪些大招?

最后更新于:2019-04-12 14:03:43

老子

墨子和杨朱基于当时的社会现实,给出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主张,从当时来讲比孔子更有吸引力。墨子认为引起动乱的原因是人人只想自己利益不顾他人利益,如果大家能用爱自己的方式来爱他人,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这就是“兼爱”和“非攻”,颇有点心灵鸡汤的味道。如何克服自己的私心?墨子认为可以依靠“天志”和鬼神来约束。老子“天志”和鬼神在墨子这里只是自我约束的工具,不具有最终的价值。墨子的价值系统再好,也没有离开社会,他的主张都是社会性的,墨子没有引进一个独立的个体来追求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完成不了超越突破,墨家只能随着社会消亡而消亡,留下《墨子》供大家去体会。

当时天下,不归墨则归杨。墨子不提倡个体,杨朱则反之,杨朱认为,如果每个人都非常爱惜自己,那天下就太平了,所谓拔一毛以利天下而不为。我们讲的超越突破要从社会走入到个人,人还是要回到社会寻找自己的价值的。杨朱只是回到了个体,他不能回答人死了以后去哪里,没有找到终极意义,也就达成不了不朽,杨朱的思想也慢慢衰亡了,现在已经看不到他留下的著作了,他的一部分思想融入道家。

在孔子之前,中国文化还没有定型,只有留下一些制度性的东西,称为《周礼》。孔子推崇《周礼》,主张要回到周礼,但是孔子回到周礼的方式和其他人不一样,要“克己复礼”,“克己”就要回到个体,而且和社会没有关系,孔子讲要“不怨天不尤人”要“人不知而不愠”,就这样,孔子把个人视为道德的载体,从此个人可以独立思考人生意义,即使是一个人面对社会的黑暗和腐败,也要敢于寻找不死的价值。

道家有一个基本的观点叫“反者道之动”,意思是事物向相反的方向发展也是符合“道”的。那什么是“道”呢,“道可道,非常道”如果能说的出来,就不是“道”了,任何规则和反规则同时存在,那才是“道”,所谓“一阴一阳谓之道”,那世界上就没有什么可以固定的规则了。

儒家说人性本善,到了道家这里就变成了“上善若水”,水是什么特点呢?水就是我们最常见的无形之物,可以流动也可以充满整个容器。在老子看来,没有什么人为规定的“善”,不要去刻意追求什么价值,好事可以变成坏事,坏事又可以变成好事。这样就把儒家所说的“善”给否定掉了。

那么,既然没有了一个固定的“善”,那还有追求吗?那就不要追求了,也就是“无为”。在孔子看来,人生在世,要成为一个君子,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道德的完善,要谨小慎微,要“克己复礼”。然而老子却认为,要“常无为”。儒家们以为常自我修炼是聪明,其实是“智慧出,有大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