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22章:修

最后更新于:2019-03-02 13:38:38

本义: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通述:

树枝不会让自己强行长直,只有这样,更多的树叶才能见到阳光和雨水,这是周全之策,很多树,是因为人的矫正而看上去才有了直的形状。水洼因为自身的凹陷,才经常被水所充满,正是因为草木会有凋敝,故才会在来年生出新叶。

这些道理,并不是知道得越多越好,明白的道理虽不多,却能够用来修正自己的言行,这便是真正的收获,否则,知道的越多,则越是迷惑,因此。你问圣人知道什么,往往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懂什么,但他知道守中之道,懂得按规律去办事,仅这一条,就可以应对天下事物的万千变化。

圣人在观察事物时,不事先加入自己的偏私之意,故看得清事物的本质,不以一己之念替代他人想法,故他人的思想能得以彰显。不自尊自大,故得别人的推崇。因此,只有不与万物相争,才能够使得天下万物都站在你的对立面。因此,古时候所说的,“树不强直,因此,枝和叶才得以各得其所,都能被太阳和雨水照应到,得到成全。”这个道理怎么会是空话呢。万物共生而无不相害,这才是回归大道的根本。


释义

曲:不强直

全:周全,指树的枝叶都能各得其所的情景

枉:矫正

盈:充满

敝:通“蔽”,即草木凋敝

抱一:即守中。指保持按规律办事的状态。


图引:

从这一章起的后三章,都是在讲三个字,“修言行”。

这一章的核心,便是“不争”,这里的不争,不是常义上所说的不与他物相争,而是指“容纳”,即与万物共生而不相害。

这一章一开头,便拿树枝举例子,说,树枝不会让自己强行长直,故树叶才能得到阳光和雨水,这是周全之策,又说,草木懂得旧叶淍蔽,才有了新叶的长出,然后强调说,一个人并不是懂得的道理越多越好,而是要在生活中懂得应用,进而引出了本文所要讲的一个根本性的道理,即不争。

作者最后再拿树的枝叶做例子,告诉大家这里的“不争”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就是,树枝长得弯曲,是给了树叶们接收阳光雨露的空间,大家都得以周全,因此,万物共生而无不相害,这才是回归大道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