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15章:明

最后更新于:2019-03-02 13:39:35

本义

古之善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识。夫唯不可识,故强為之容:豫兮,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儼兮,其若客;涣兮,其若冰之将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

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浊以静之徐生?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蔽不新成。


通述

古时候善于行道的人,能通晓诸般变化,思想又深刻玄远,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正因为不能理解他,所以只能勉强地形容他说:他做事谨慎而为,好像冬天到了河边,不会贸然下水;他警觉戒备,好像防备着邻国的进攻;他恭敬郑重,好像要去赴宴做客;他散难释险,会让其像冰块消融一样依次进行;他做事质朴本真,好像没有经过加工的原料;他心胸开阔,好像深幽的山谷;他浑厚宽容,看上去像不分清浊的水。

谁能在纷乱过后,使浊水慢慢变清?谁能在浊与清之间,让水再产生新的生机?保持这个“平衡”的人不会自满。正因为他从不自满,所以能够不断的推陈出新。


释义
善为道者:指得"道"之人。
玄通:通晓诸般变化
豫:原是野兽的名称,性好疑虑。豫兮,引申为迟疑慎重的意思。
犹:原是野兽的名称,性警觉,此处用来形容警觉、戒备的样子。
涣:散难释险,名曰涣。
敦兮其若朴:形容敦厚老实的样子。
旷兮其若谷:形容心胸开阔、旷达。
不欲盈:不求自满。盈,满。


图引

这一章,前文讲了“为道者“自身的情况和民众对他的认知。从而引 出”浊“与”清“的辨证问题。

本章的主旨为“明“,日月两分,阴阳成道,故为明。凡事有两面,即”浊“与”清“的关系。

在《道德经》中,清为本,浊为支。本章在于教人分辨本与末的关系,即原文中的“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浊以静之徐生?“在本与末之间,清与浊之前,找到一种平衡。即知源而有支、守内而攻外,识浊而持清。只有这样,才能够做到一方面”推陈“,另一方面”出新“,而”推陈“的意义和价值,在于”出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