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13章:碍

最后更新于:2019-03-02 13:39:49

本义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通述

一个人,无论受到荣宠或侮辱,他的内心都会受到震动,就像听闻自己的身体是否得了大患一样重视。什么叫荣宠若惊,受宠,是因为以他人为尊荣,以己为卑下,所以,无宠是得到了尊上者的荣宠,或是受到尊上者的侮辱,都会让人患得患失,无法保持内心的安宁与平静,这就是所说的宠辱若惊。什么是贵大患若身?我们之所以认为有大患者,是因为我们有身体,如果我们连身体都没有,又哪来的大患呢?

因此,最应珍爱的,是一个人能够去除外界的障碍,没有高下之分,不存得失之别,以身为道,达到无我的状态,这时,他将合道而生,达到人道合一的无我状态。


释义

宠辱:荣宠和侮辱。
宠为下:受宠是因为以自为卑下。
以身为天下:意为以身为天下(道),指以身为道,即达到无我的状态。


图引

本章为前四章的总结,即一个人只有达到无我的状态,才能去除障碍,以身合道,合道而生。

本文章的前部分,层层铺垫之后,直接言明,人们患得患身,怕身有大患,是因为我们有身体,如果我们连身体都没有,我们将处于大患之外。由此引出,一个人只有达到以身合道,无我的状态,才会没有障碍的看清事物的方方面面。

本文的最后几句,即“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是古文特有的表达句式,求的是对仗工整,故不应字句翻译,“贵”和“爱”,合在一起,是珍爱的意思,“寄”和“托”,合在一起,是寄托之意,天下,这时指的是道,翻译过来。即为因此最应珍爱的是一个人能够去除外界的障碍,没有高下之分,不存得失之别,以身为道,达到无我的状态,这时,他将合道而生,达到人道合一的无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