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70章:莫知

最后更新于:2019-03-02 13:31:00

本义

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者贵。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


通述

我的话很容易理解,很容易施行。但是天下竟没有谁能理解,没有谁能实行。言论有主旨,行事有根据。正由于人们不理解这个道理,因此才不理解我。能理解我的人很少,那么能取法于我的人就更难得了。因此有道的圣人总是穿着粗布衣服行走,却把美玉藏在怀里,防止失去。


释义

言有宗:言论有一定的主旨。

事有君:办事有一定的根据。一本“君”作“主”。“君”指有所本。

无知:指别人不理解。一说指自己无知。

则:法则。此处用作动词,意为效法。

被褐:被,穿着;褐,粗布。

怀玉:玉,美玉,此处引伸为天然道德及好的社会道德。


图引

本文在开头时,先假设了一种情景,即,我有好的思想,世人却不理解,也鲜有人效法,意在指当外界环境并不适宜推行天然道德和不违背人性及自然规律的社会道德时,该怎么办?答案是“被褐怀玉而行“以防丢失。

在这一章的内容写完的几十年后,孔子拜访老聃,老聃在与孔子聊天时,用了与本章相“圣人被褐怀玉而行“相一致的话话,能帮助后世的人理解这一章的真正意思。

孔子所处之时,恰逢乱世,周天子的话,基本没有哪个诸候听的,而这时候。孔子却提出要恢复周礼,无异于1944年左右,溥仪的谋士建议溥仪登基,让天下人都来朝拜一样。

老聃笑着说:“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意思是说,你所说的周礼,当时提出他的人和骨头都已经腐朽了.只有这些言论还在。而且君子懂得什么时机运用它,如果没有施行的环境,就把它藏起来也是办法。意为,现在的社会环境,你觉得还有可能实行真正的周礼么?周礼是好东西,但时机不成熟,要把它藏起来,等待时机。

孔子道:虽然周王室势力微弱,但我们一旦倡导周礼,必将迎得各诸候的拥护。

老聃道:吕尚曾因为华士不来见自己,认为这会使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轻视,便杀死了华士,周公很为反对。他说打比方说,做哥哥的,怎么可以因为有个弟弟不理你,就杀掉他呢。但周朝刚刚建立,还要依靠吕尚继续保持稳定,巩固发展,周公的敬德保民也得让位于权力,如今你再要倡导周礼,我认为你的目的不在倡导周礼本身。

孔子还要争辩,老聃道:好的商人,走路时会把贵重的东西藏好,好像什么都没有一样,去除掉你过多的欲望和察颜观色的本领吧,那对你是没有好处的,我所能给你说的,就这些了。

作者认为,天然道德及不违背人性和自然规律的社会道德的施行,需要有与之相适应的社会环境,如果没有与之相适应的社会环境,就要把它藏好。不要让强盗起了觊觎之心,到最后,这美玉被强盗抢了去,治玉治得面目全非。

正如作者所预言,最早的儒家思想,在不适宜的环境下加以推广,后来被强盗占为已有,在上涂得面目全非。

本单认为,自然之道的施行,需要等待适宜的时节,用稳妥的方式表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