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57章:返朴

最后更新于:2019-03-02 13:32:43

本义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朝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通述

以无为、清静之道去治理国家,以奇巧、诡秘的办法去用兵,以不扰害天下人的方式而驾驭天下。

我是怎么知道该这样做呢?根据就在于此:天下的禁忌越多,而老百姓就越陷于贫穷;为君王者权术方法越多,国家就越陷于混乱;人们的巧智越多,邪风怪事就越闹得厉害;法令越是森严,盗贼就越是不断地增加。所以有道的圣人说,我无为,人民就自我化育;我好清静,人民就自然富足;我无欲,而人民就越是能过上自然自在的生活。


释义

正:此处指无为、清静之道。

奇:奇巧、诡秘。

取天下:治理、驾驭天下。

以此:此,指下面一段文字。以此即以下面这段话为根据。

忌讳:禁忌、避讳。

朝:代指君王

利器:锐利的武器,这里指君王来统治民众的权术方法。

人多伎巧:伎巧,指技巧,巧智,指与诚信相对的小技谋,含贬义。

奇物:邪事、奇事。

民自化:自化,自我化育。

朴:这里指本真自在的生活。


图引

无为者,有朴也,本文要义为返朴。

作者认为,用兵讲究奇巧诡秘,反对方所思而行,而主政治国却恰好相反,当清静无为。

因此,当政者越是善于玩弄权谋,国家将越是容易陷于混乱,当政者推行的禁忌越多,民众就越是贫穷,法令越是森严,违反法令的人便越多。一切的根源,都在于当政者不自甘于清静无为,而是带着偏私虚妄的心,或是好大喜功,想在历史上流芳百世,或是恋权贪位,不甘权力旁落,而正是他们的这些行为,才使得国家错乱,民众贫穷。

而我却愿意接规律办事,不处处彰显自己,而是放开权利,由民众自己决定他们的利害得失,我不折腾干扰民众,民众会各自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自然生活变得富足,我不将自己的偏私虚妄欲念强加给民众,民众就能过上本真自在的生活。

本文认为,天下祸乱的根源,是当政者群体为了满足偏私虚妄之念,构造了违背人性和自然规律的社会道德及学说体系,而这些东西,才是将天下带入昏乱,将民众带入贫穷的根源。只有去除掉这些违背人性和自然规律的社会道德及学说,才会减少不必要的矛盾,使得天下人过上本真自在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