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3章:社会道德

最后更新于:2019-03-02 13:41:00

本义

不上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不乱。是以圣人之治也,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恒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为而已,则无不治矣。


通述

不要通过树立和推崇学习榜样,就不会让民众生争名夺利之心,不要推高那些民众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就不会让民众一心想着如何窃取它,不要有意让显要那些能挑起民众欲望的事物,就不会迷惑民众的心智。

圣人治世,总是消弱人的欲望和意志追求,却叫民众如何强大自身,常使他们处于没有知见欲的状态。只有这样,才会使那些有才智的人不敢通过树立违背天道人性的社会道德为生事。只要符合天然道德,这样看上去圣人什么都没做,却使天下的一切事情都自然顺利。


图引

当时,诸子百家时期已经开启,有些人是向大家讲解自然人性之道,然而,还有一部分人,是讲解自己的“社会道德”学说,用来影响世间。然而很多“社会道德”学说的理论,却是违背自然之道和人性规则的,作者针对当时和后世的违背自然之道的“社会道德”进行了打压,并指出一些违背自然之道的“社会道德”是如何运作的,来避免后世的人们被“洗脑”。

他们的运行模式是,首先,他们会树立一个学习榜样,谁要是在行为上向他学习或靠齐,就授于你各荣誉和难得的物质。通过这种方式,来挑起民众的争名夺利之心。你想得到这一切,很好,那就按我制定的规则靠拢。通过引导和挑起民众特定欲望的方式,来实现对整个社会价值观的引导和对民众的控制。

紧跟着,作者在整个《道德经》的行文中,也都一直在讲如何防止被偏离自然之道的社会道所洗脑。那就是让民众关注自己的实际利益,满足民众的实际需求,消贪弱欲,看淡名利,强大自身。

只有这样,即使遇上那些持有各种违背自然之道学说的“智者”,他们也没有了通过“社会道德”来生事的土壤。这时候的世间,就像前文所说的圣人治世一样,一切按自然规律办事,遵循大道,那么,一切事情的发生,都将是自然而然的事。


释义

上:同“尚”,推崇,崇尚。
贵:推高,抬高。
盗:窃取。
见:显现,突出。
乱:迷惑
心:指七情六欲
志:志向追求
无知无欲:无知见欲,知见欲,也叫知见障,意指认知上的障碍。
弗为:无为。


作例

作者在这里认为,各个学说的“智者”,都是通过树立榜样和学习对象,来达到传递某种违背天然道德的“社会道德”的目的,对民众进行洗脑。

这就像中国古代的贞洁牌坊,从人性上来讲,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但统治者为了固化社会结构,维护礼教制度,将守寡的女子,树立成为榜样,让众人学习,并给予嘉奖。推行其与人自然道德相违背的社会道德。

儒家思想统治下的中国,通过树立一代代一个个的榜样,对民众进行洗脑,一个包青天,让民众觉得,他们面临的种种社会不公,都是因为没有遇上“包大人”,他们不会去思考社会制度本身有问题,而是在盼着出现更多“包大人”。一个被树立起来的“包大人”,掩盖了民众对整个社会制度的质疑。

通过文天祥,统治者要树立的死忠于某个王朝的家奴形象,人们不会去想我要不要像文天祥一样,只会去想,我也要像文天祥一样,流芳百世。

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一直奉行“树立榜样比活着更重要”,通过树立英雄团队和英雄人物,号召更多人参军,人们并引以为光荣。

老子在文中提到了“无知无欲”,这是古代的一种表达方式,真实表述是“无知欲”。

什么是知欲?知欲,也叫知见欲,也就是一个人对世界的判定、理解和思考,都是建立在能否成就自己欲望的基础上的。

也就是说,他不会考虑这个行为是否符合人性或自然的规律,他对整个世界的认知和价值观,都是随着自己想要什么而转变的。就像中国古代,如果一个人不投降,你可以说他顽固不化,也可以说他忠贞不二,说一个投降,你可以说他识时务者为俊杰,也可以说他苟且偷生。甚至双方都可以说对方是在“助纣为虐”。

连梁山之上打劫的土匪,都可以说自己是“替天行道”,我们将一部水浒,本是讲了十多个落魄英雄和九十多个地痞流氓的故事,硬是能说成讲述了一百零八位英雄好汉的传奇古事。

武松,凡是被人招惹,就灭别人满名,连丫鬟小孩都不放过的冷血杀人狂,被当成了英雄,李逵,劫法场时见人就砍的嗜血疯子,被看成了行为彪悍;孙二娘,在梁山下开个黑店,杀人越货,劫财伤命,被当成了女中豪杰。

不是中国人没有底线,是在知见欲的控制下,每个人都变成了不会独立思考的机器。整个自秦以来的中国社会,最大的信仰,就是自己的知见欲。其余的一切理论和说辞,都只不过是为满足自己的知见欲而找的说辞。

如果通俗点来说,知见欲的结果就是,一个人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会尊重规律,不知敬畏自然。

中国人的心思,几千年都放在知欲上了。所以老子倡导的是无知欲,就是回到一种,朴素的、正常的,按正常式来办事情的阶段,不要鼓励,挑起大家更高的欲望,并为这个欲望费尽心机。

所以说老子所倡导的东西,反而是今天欧洲人做的比较好的东西,中国人”举孝廉“,平时不孝顺,想得到推荐,他就怎么做呢,第一,假象,做假象,第二作弊,就跟当地的评孝廉的,各种心机全都用上了,他的重心已经不放在怎么孝顺父母上,而是怎么能举上孝廉,这就是把大家的知欲给调动起来了,而他讲的是要大家无知欲,就是正常做事情。

老子思想,就是让大家恢复到最初的无知无欲状态,无知欲之后,你就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而不是别人告诉你你想要什么,如果考举人,考进士,是因为我发自内心的,而不是你从刚出生的时候,你爸妈,你身边的所有的人都告诉你,你的最佳路线,考举人,考进士。

我们经常推崇一个思想叫成功,在有些国家很多时候,推崇的一种思想叫幸福,他认为幸福比成功重要,因为一个幸福的人,往往在某个方面,或者某几个方面,都是成功的,但一个成功的人,往往不一定幸福,因为你苦大仇深,获得了名和利,你对所有的怀疑都是惨淡的。

什么叫使夫智者不敢为也,让那些想挑起民众愿望的人,不敢再做这样的事情。希特勒是如何挑起德国人的愿望和知欲的,他说:“我们雅利安人,是最优秀的民族,我们要在全世界,把这种优秀的民族,要在全世界扩展起来。”他激发了国人内心的一种民族自豪感和群体认同感,挑起了他们的欲望。

在一些信仰的国度里,有人可以拿神的名义,挑起仇恨,不让妇女上学,不让男子与女子婚前见面谈恋爱。这些违背自然之道和人性的行为,在被“知见欲”遮挡的民众眼里,变成了美德,他们自动地遵守,并监督他人遵守,用扭曲的“社会道德”,代替天然道德。

所以,作者在文中,通过讲解天然道德,来打压扭曲人们认知的“社会道德”,并告诉世人,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民众是不需要学习榜样的,因为他们会自己选择学习榜样。美国建国三百年,没有推崇过任何一个官员带病工作,也没有宣扬某个官员为了工作,舍弃了自身健康。

因为他们认为,一个人带病工作,无法保证工作质量,是对服务对象的不公,另外,带病坚持工作,是违背人性和自然之理的,是对人生命健康的不尊重。因此,推崇这样的榜样,只会被人们质疑和唾弃。

如果整个社会的社会道德标准,明显违背人性时,它只是一种伪善的存在。